kathie

记得旧时好

啊看盛气凌人好喜欢女二小姐姐这款啊 超可爱啊啊啊啊

我喜欢看人们在恋爱中的样子 那种你可以从他们看对方的眼神里看到的爱 两个人从素不相识到建立起一段稳定的关系再到站在对方面前宣誓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我喜欢看这整个过程 可我不想经历

小段落

纯拉郎cp 小段子 有没有后续看心情




迪巴拉X陆佳妮








鲁加尼写完实验报告总结后长舒了一口气,他心满意足的按下保存键同时把’报告‘在自己的计划中划掉。他一直有列清单的习惯,并严格执行自己的计划从未松懈过,远离烟酒和任何不良习惯。用博努奇的话来说就是在22岁的时候硬是过上了40岁的生活唯一差的就是个贤内助。鲁加尼合上电脑站起身,顺手把之前用来垫手肘的乌龟抱枕甩到了床上。他脱下白色衬衫和条纹领带,换上了藏青色的毛衣,这让他比在实验室里看上去更像一个大学生。




“嘿莱昂我刚写完报告,你吃晚饭了么?我们再去一次那家咖啡店吧。”鲁加尼拨通了自己最不靠谱的学长的电话。


“哎呀我还有个实验数据没搞好,明天要交给教授的!上次出错了差点没被布冯骂死,我不敢了。”博努奇开始一本正经的扯犊子。


“我周五的时候看你已经交过了而且这次教授挺满意的,莱昂那天我也在实验室而且我没聋!”鲁加尼偏着头夹着手机开始穿皮鞋,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学长每时每刻的作死和跑火车。


“啊好吧好吧,那一小时后见啊,我现在闻起来像要发酵了一样直接出来怕吓到你。”


“行行行我正好出去逛逛。”鲁加尼刚套上另一只皮鞋然后挂了电话。


  离博努奇和他约的时间还早,鲁加尼开始漫无目的在街道上乱逛,自从上个项目开始后他很少有这种闲逛的机会。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惊喜,但惊喜总会伴随着别的东西,比如这个七点多在街上遇见的向他走来的醉汉一样,他碰上了一个惊吓。


鲁加尼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在七点多就喝醉,印象里每次博努奇借酒消愁都是在和拉诺基亚吵架后,十一二点带着几瓶酒跑来自己的公寓,还会顺手往柜子里塞上一两瓶以便下次来没带够酒。可是七点不一样,七点的时候博努奇还在傻笑着享受拉诺基亚精心烹制的美食。鲁加尼的脑子里满是吐槽和奇怪的联想,当那人离他只有两米的时候他才看清了对方的脸。




“嘿甜心你长得真好看…”,迪巴拉边笑边向鲁加尼走去,“咳咳…我叫保罗。”他试图加快走路速度并伸出了手。


鲁加尼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将手从口袋中抽出来有些迟疑的向对方伸出手。迪巴拉看他这样不知所措又有些娇羞的反应,干脆一跨步向他走去右手直接钩上鲁加尼的肩膀。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让鲁加尼的脑子瞬间出走。 


“你能送我回家吗?你看上去是个很好的人。”迪巴拉说完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把全身的重量压在鲁加尼身上。

说完他就睡着了,鲁加尼不得不维持着身体的姿势以免一下子把对方惊醒。什么嘛,搞了半天被发了张好人卡还不告诉我你家住在哪。

“嘿安德利亚,三十分钟后,我们之前常去的那家酒吧。有惊喜给你哦!”鲁加尼一手揽着已经迷糊着睡过去的人肩一手拿着电话,慢悠悠的往家里走去。


【END】






也许明天还会来个脑洞写写第二天醒来后还有爪机菠萝的“偶遇” 以及我觉得这篇很甜!就酱!萌同一个cp的小伙伴来找我玩啊玩啊

好久没有写东西啦 最近可能会撸一两个小短篇 还在想写什么cp 但是会码出来哒

聚焦 part.02

‘还有一个模特呢?已经过了约好的时间了。’Ranocchia看了看腕表,看向在一边给Darmian递第一套服装的助理。迟到的人让他有些烦闷,于是索性坐在地上给相机换上新的镜头。

  ‘呃…这个,刚他经纪公司联系和我说出了些事,会换一个人来,大概十五分钟到。’

  ‘换来的模特我们以前合作过么?’Ranocchia刚刚换完镜头,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这样我之前要单独給那个模特拍的几张照片是另约时间还是就这么换人?’

  ‘时间改到后天下午三点了。’助理说着改起之前起草的日程。

  ‘真麻烦,本来后天打算出去玩的,’他说着偏了偏头,又对着刚换完全套西装有些羞怯的Darmian吹了声口哨,’挺好看的,把衣服撑起来了。’

  Ranocchia说完一手撑地,一下子站起来,在Darmian朝自己走来的时候勾了勾嘴角还附送着眨了眨左眼:’我先把你那四张单人照拍好吧。’


  Bonucci穿着夹克衫走进来的那个瞬间,还拿着相机冲Darmian提出要求的Ranocchia下意识的转头向他的方向看去,又立刻旁若无人的回过头:‘Matteo脖子后仰一点,给我一个再迷茫一点的眼神。’

  之后整个拍摄过程Darmian都能闻到空气里的尴尬气息,他也确定自己看到了Ranocchia的助理在看到来人时骂了一句我操。只是另外两个人都强装出毫无问题并拿出自己的专业素养让他这个小新人只能安安静静闭上嘴好好摆出Ranocchia所说的那种 ‘对对对就是那种很拽却又拽的不欠揍’的眼神。

  

  

  等Darmian换完衣服从摄影棚出来的时候Ranocchia已经离开了,他在楼里转了转也没看到那个高个子卷毛,于是打算跑去便利店买杯果汁喝垫垫肚子。他刚走到便利店门口就看到摄影师坐在长椅上,眼睛不知是被风吹的有些发红还是因为找灵感连着熬了几个日夜,又或者因为另一个男人,失恋了。Darmian看了看椅子上随手放着的喝完的三罐啤酒以及对方有些机械化且持续的灌酒的动作,肯定了自己的第三个猜想,’你还好吗?’

  Ranocchia抬起头注视着他,也没有直接回答,‘你有空听故事吗,一个俗到不行的故事。’

  他没给Darmian回答的机会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另一个模特是我前男友,在一起也挺久了,我们因为很多琐碎的小事有了无尽的争吵。而我这个人有时候太要面子,硬要死磕。’男人说着站起身来,左手拿着啤酒罐,右手拿起椅子上放着的三个空罐子,一齐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

  ‘我这个人吧,把事情记的特别清楚,感情也是。也没遇到什么人和事我愿意什么都抛出去的’

  他低头点燃了一根烟,继续说了下去:‘直到那次我几乎以为自己终于碰上那么个人了,可是最后他和我分手的时候,我还是什么挽留都没有做。’Ranocchia说的时候想起来Bonucci离开自己公寓的那个下午,他提着一个小行李箱,站在客厅里用沙哑的声音说我要走了。然后他看了自己很久,直到Ranocchia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所有未说出口的话,他还是选择低下头。他就保持那个状态看着Bonucci叹了口气转过身,右手放在门把上,开门,行李箱滑轮的声音,用脚带了下门,嘭,他真真正正的离开了。

    ‘你说人有时候是不是就不该那么理智啊。’他吐出烟圈,眯了眯有些劳累的眼睛,挤出一个笑容给安安静静的听着的Darmian。

   他说完以后愣了愣,看着面前欲言又止的小新人,直接吻了上去,顺带着自己回答了自己。

   

  去他妈的理智吧。




写的这个故事有些乱乱的,感情路也是。大概就是手机和菠萝是旧爱,分手了一段时间手机还是留着对方那些习惯也一直觉得自己还特别喜欢他。可其实事实是似乎也不是非他不可,就是不怎么甘心。他对菠萝的感情里他还是理智的,再怎么和自己说喜欢都没有再去做什么挽留,但是却莫名其妙的吻了这个刚见面一次的新人模特。想写的就是一个想到去爱一个人去吻一个人就这么去吧的无厘头故事,也没有那么细腻的爱情,可是却也可能就这么遇上那个让你为了他拼的没脸没皮什么都不要的人。

就是 去他妈的理智吧。


Fever 番外(上)


cp:Andrea Ranocchia X Leonardo Bonucci

      Gianluigi Buffon X Claudio Marchisio   


     开头这句话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的台词有点点像OUO 觉得刚好符合自己想写的故事  改了一下就用了 悄悄的拉了一个郎OUO 大家吃双子星的糖吃的开心OUO 然后这个设定里爪机菠萝骚马还都是19这样的大学生 GIGI差不多27这样


“那天之后我爱上过很多人,我会对他们说‘我爱你’,可我最爱的那个男人,却从未听我提过我有多迷恋他。“


  Claudio Marchisio喜欢熬夜,在搬出学校寝室前的日子里他基本上没在十二点以前睡过,因此学校发来室友问卷表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在习惯几点睡的问题下勾了凌晨一点及以后。于是就遇上了人在意大利作息时间却在不同时区的Leonardo Bonucci,其实Bonucci原先在这件事情上非常随意。他可以在晚上八点上床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准时出门跑步,也可以接受凌晨四点和Marchisio窝着看完鬼片以后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再起床觅食。不过在和Marchisio当了两年室友以后,他整个人的生物钟都被调过去了。

  “Claudio我有点饿,冰箱里还有吃的么?”Bonucci说着又从沙发上拿了一个抱枕,他的下巴抵着抱枕,试图寻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连菜叶子都没了,明天下午再出去采购吧。”Marchisio眼皮都没抬,话剧社里认识的女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他的电话号码,他盯着手机屏幕上那条暧昧的短信,按下了删除键。

  “现在不吃东西我估计一会也睡不着,现在几点啊,附近那家披萨店还有外送么?” Bonucci把笔记本翻到全新的一页,用手压了压纸张,继续写论文的大纲。

  “恭喜你,现在是凌晨三点零一分,那家店估计早关门了,你还是洗洗睡吧好吗。”

  “Claudio,要不你陪我去酒吧吧,正好稍微放松一下。”

  Marchisio在听到室友的这个提议后抢过对方的抱枕一把盖在脸上:“哥哥你大纲写完了么,后天就due了你现在不去好好写作业跑什么酒吧。”

   “叔叔您别装嫩成么?去吧去吧去吧,整个长周末我俩都宅着,我感觉自己都要发酵了,就像面包团一样。”他说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太久没活动使他的腿有些发麻。

  “好吧好吧好吧,但是面包团你得请我喝酒。”


  


  其实Bonucci并没有那么饿也没有那么想去喝酒,只是想去见一个人。前几个礼拜他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累,总是在七八点的时候就窝在房间关灯睡觉,然而总会在凌晨三四点醒来。恰巧每次都赶上Claudio刚看完恐怖片一个人躺倒在沙发上,他干脆就跑去学校附近的酒吧坐一会,等着看都灵的日出。每周Bonucci都会见到一个穿着牛仔裤配白色短袖和黑色夹克衫的高个男人,在自己结完帐起身离开的时候也都会听到对方慵懒的一句’买单吧’。那之后这个高个男人会走出酒吧站在Bonucci附近,拿着一本速写本开始画画,有时候眼神相对,男人会勾起嘴角给他一个笑容。有很多次Bonucci都想走上前去打个招呼问个名字,但看到对方低头认真的用笔在纸上作画的时候,他还是选择站的不远不近,看清晨的阳光勾勒出男人的背影。

  “Leo,我们是去酒吧,酒吧,你知道酒吧这个词的概念吗?你现在让我感觉,怎么说呢,就像米其林轮胎的那个吉祥物活了过来一样。”在十分钟里抹了发胶换了衣服完全把邋遢的样子甩在身后的Marchisio一脸嫌弃的评价着裹着羽绒服的Bonucci。

  “我怕冷,我要温度不要风度,”他说着缩了缩脖子,让围巾能帮鼻子抵御更多的寒风,“再说我做不到像你那样在十分钟里把自己上上下下的都捯饬一遍,你还喷香水出来,之前是谁说大半夜跑什么酒吧的!”

  “有时候我真希望你能和一个学艺术的男人陷入爱河,这样说不定他还能拯救拯救你这基本上为负的审美。”Marchisio说着快步走进酒吧内,“我先去吧台等你,账单我会让酒保划到你名字下的。”

  Bonucci干脆放慢脚步,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和帽子,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臃肿。他很清楚自己并不喜欢那个高个男人尽管自己大半夜出来只是想碰碰运气看看会不会再遇到他,寒风把Bonucci没有衣物遮挡住的肌肤吹的发红,眼睛也有些难受。他用力的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他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以至于他看到那个高个男人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用低沉好听的声音说:“我说,你是不是每天出门前都会听北极的天气预报?”

  Bonucci回了对方一个白眼。


  Marchisio坐在高脚椅上,双腿随意的搭在一起,骨节分明的手晃了晃酒杯,他的手肘撑在吧台上,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的时候眼神完全粘在了正在调酒的男人身上。那人没穿酒吧的制服,却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笑着递过来一杯酒,说是请他尝尝新品,在他喝下蓝色的液体的时候男人转过身去和另一位棕发帅哥调情。Marchisio看不到他的脸,酒吧里嘈杂的声音淹没了他们的对话,从自己的角度只能看到棕发帅哥略有些娇羞的笑容和暗示的眼神,这让我们的骚包先生突然有些不爽。Marchisio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夹克,端着空了的酒杯走到两人身边:“sir,你能再给我一杯酒吗?”,他对上对方深蓝色的眼眸,扬了扬下巴。

  “我的荣幸,”男人说着接过空酒杯,左手去拿新的酒杯,这期间他的眼神都没有离开过Marchisio。这样长又深情的对视让人想逃,“其实我不是这里的调酒师,只是来朋友的店看看,一时兴起。”

  “…”Marchisio接过杯子,有些心虚的转了转眼珠子。

  “这两杯算我账上吧,”Gigi说着勾起嘴角,手指摩挲着酒杯,深蓝色的眼睛直直的对上Marchisio。

  那一个瞬间骚包先生觉得自己被他抓住了,直到最后他也没把自己放开。


  “之前我经常在周末见到你,觉得次次你都把自己裹的特别严实,今天又碰上就想着来打个招呼。“Ranocchia低着头紧了紧自己的外套,说话的时候嘴里呼出的白气像在提醒他现在已经不是穿单衫出门的季节了。他跺了跺脚,被冻的有些发红的手揣在兜里,又抬头给Bonucci了一个暖的像夏天的笑容,“自我介绍下,我是Andrea Ranocchia。”

  Bonucci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头,对方的笑容让他的耳根发红,“Leonardo Bonucci。”他想了想还是摘下了自己的围巾,这是他之前买抱枕的时候一起看中的,又软又暖和。“你下次还是多穿点吧,现在是凌晨三点,气温本来就低,更何况是冬天。”Bonucci说着示意让Ranocchia低头,给对方围上那条黑色的围巾。他的这个举动让对方掩饰不住自己嘴角的笑。

  “妈妈你真细心,其实我更喜欢你的帽子…你对围巾的品味...嗯,很有个性,下次我给你带条好看的好么?”Ranocchia本着专业的敏感度,犀利的评价着还在给自己绕围巾的男孩,于是换来对方的白眼以及狠狠的一拉围巾末端直接勒住他的脖子。Ranocchia干脆配合的整个身体向前倾,因为一下子没收住力气,正好对上Bonucci的鼻梁,“轻点轻点,这样这样,我请你喝一杯当补偿!”

  Ranocchia说着解开脖子上的围巾,修长的手指很快就拜托了那个结,他拉近Bonucci和自己的距离,占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开始认真的帮他围围巾。冰凉的手指碰到Bonucci露在空气里的皮肤,很快移开,然后是布料的触觉。等他觉得大功告成后,随手摘下Bonucci的黑帽子,“这个暂时借我用着保暖吧,谢谢啦Leo。”


 


其实打算一篇写完的但是每次动笔就加好多细节进去嗷嗷嗷,希望能写的完这个番外OuO

  



Fever part. 02



  Leonardo看着亮起的19层的按钮,把怀中的四个牛皮纸包装袋都放下,长长的舒了口气,在和Claudio认真的说完:‘我的公寓真的太特么乱了我还是先打扫一下你再进来就这样决定了吧那好我先上去了你等下一班电梯吧再见。’后,他毫不犹豫的关上了电梯的门只剩下来不及反应还站在原地的Claudio,Leonardo发誓关门前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对方的白眼,于是他开心的哼起歌来。

  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他随手按下了一排楼层的按键,他瞥了眼时间,按照前几天的经验Ranocchia已经躺倒在沙发垫中了,开门的时候他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赶在那个骚包翻着白眼到达十九楼前把累倒在沙发上的一米九零出头的男人拖到卧室并保证他不会在Claudio在的时候跑出来。Leonardo用手臂撑着门,在把买的东西随便放在地上的同时用一只鞋踩着另一只的后跟脱掉皮鞋后,他快步走向客厅,可那个男人不像往常一样窝在靠枕里补觉,只有一堆画稿和打印机上的便签。当Leonardo看完对方画的有着娇羞表情的自己时感觉之前担心Ranocchia突然离开真是脑子进了胶水,想虽这么想,他还是动手开始整理那些画稿。


  

 ‘啪’ Claudio满脸不爽的踢开公寓的门,’Leo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他随便穿了双拖鞋后往客厅走去:’这是你的拖鞋么怎么感觉你脚大了那么多?’

  Leonardo听到Claudio走进来的瞬间飞快的把那张便签往口袋里一塞,完全忽略了对方的后半个问题,’我这两天确实没打扫房间,有些乱,所以就先来整一下。’他说着把画稿全部堆在一起,丝毫没关注此时正穿着Ranocchia的拖鞋站在边上的Claudio。

 ‘对了你是说要看我公寓的设计么,那个…我带你参观一下吧…’Leonardo说着把地上的靠垫捡起来放回沙发,努力的转移话题。看完你就快点走吧走吧走吧,他在心里接了下半句。

  ‘啊对,我能先看卧室么,是那间么?’Claudio说着指了指那扇被刷成黑色的门,’这间是你室友的么,我能看么?’

  ‘是我室友住的…他是个设计师,不大喜欢别人乱动他的东西什么的...’Leonardo说的时候有些心虚的瞥了一眼自己刚整理完的画稿,暗暗感叹多年不见这骚包还是和以前一样每次都一针见血,那么多能看的地方第一个入他法眼的就是Ranocchia和自己的卧室。

  ‘你室友是设计师?那我能等他回来看么?反正离我约的见面还有三个半小时,时间还充裕着。’Claudio突然来了兴致。

  ‘今天轮到我做饭…我现在得去厨房了。没法陪你,要不哪次我问问他找个时间你再来细看?’

  ‘没事我等等吧,顺便在厨房给你打下手。’Claudio说着撩起袖子摆出一副我准备好了我很专业的样子。

  ‘得了吧Claudio,我还记得大一那年住学校寝室你说给我做意面吃,我期待了一整天,结果呢?’ Leonardo翻了个白眼继续说了下去,’我至今还记得那团躺在垃圾桶里的黑色不明物体。’

  ‘Leo你要知道,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他说着拍了拍对方的肩,因为身高的差距这个动作显得有些尴尬,’我最近手艺见长,真的。’

  ‘你大学四年就做过那一次饭,大二的时候有了个贤惠的男友,你还知道厨房长什么样么?’Leonardo说着大步走向门边,抄起装满食材的牛皮纸袋就往厨房走,毫无等Claudio的意思。

  ‘那我就看看,看看总不会弄砸了吧,’Claudio快步跟上高个男人的脚步,’我也好久没见你了,陪我聊聊吧,叙叙旧也好。’

  


  Leonardo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想念大学的四年的,还有那家学校附近的酒吧,他习惯周末在宿舍赶论文赶到凌晨三点的时候跑去酒吧坐一会喝点酒。兴致来的时候他会在那条街上来来回回的走很久,等看到太阳升起的时候就回到宿舍接着和一堆材料大战,他在寒冬里总是把自己裹上好几层再跑出去,也每次都会遇上那个只穿着单衣单裤的高个男人。就这样持续了三周后,有一天那个高个子调戏似的走过来问他是不是总听北极的天气预报再决定今天穿什么衣服,Leonardo硬生生的咽下到嘴边的脏话,直接给了Ranocchia一个白眼。

  然而从大三开始到现在,他和这个高个男人已经同居四年了,从最初的学校附近的小公寓换成了套房,两个人也从假期跑去穷游的大学生转变成了有稳定收入的上班族。Leonardo把袋子里的蔬菜放进了水槽,打开水龙头开始清洗要用的食材,Claudio正哼着叫不出名的曲子并帮他把饮料放入冰箱。

  那个瞬间他突然开始想两个人的未来。




关于他们两个人在酒吧认识的故事可能我会写一个番外,然后这篇最近还会有更新,能写多少真的看我自己..因为周末有些别的事但学校下周能放一个long weekend所以应该可以再更新点,有同萌这对的小伙伴不要大意的抱紧我

OUO爱你们

好老好老的糖 好喜欢他们两个好想开坑 但这样下去我真的就填不完了🌚

想开一个调酒师莫莫和长期雇佣他的酒吧老板大略的脑洞🌚

聚焦 part.01

[cp:Andrea Ranocchia X Matteo Darmian]


设定:摄影师Ranocchia和平面模特Darmian


很喜欢的一个设定就是摄影师和模特,大概和之前那篇Fever一样两发完,冷cp,希望有人吃OUO有同好请不要大意的评论我OUO依旧是一个傻白甜的故事,爱你们。


  Ranocchia背部靠着红墙,抬起头做了几次深呼吸,双手抚着脖颈上半身前倾做着舒展,从早上六点他自然醒以后,不断的有邮件电话和短信进来提醒他今天要见的模特和一大串公司的要求,全是空洞无力的单词,他打开Gmail瞥到内容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下删除键并附送一个白眼。

  ‘你帮我把相机带回去,二十分钟后你带着模特来摄影棚见我。’Ranocchia说着把整个包丢给助手,在对方手忙脚乱的整理设备的时候他从包的外层内翻出了一包香烟和打火机,接着又回到原先靠着的位置。’呲呲呲’,他的拇指试着划过开关几次,都只蹿出蓝色微弱的火苗。他有些沮丧的把银色方形的打火机拿在手里把玩,手指摩挲着上面精致的花纹。最近几个月他才开始抽烟,人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个不好的习惯,然而对Ranocchia来讲,这是唯一的和Lenoardo Bonnuci的联系了,或者说,这是一个他自以为存在的联系。

  

  Darmian正规规矩矩的坐在摄影棚门口的沙发上,他穿着黑白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袖子整齐的向上卷了三层露出白皙的皮肤和青筋,昨晚睡前他设置了三个闹钟,用的自己最讨厌的音乐,然而他晚上忘记关掉手机里播放的音乐,凌晨的时候电池里最后一丝电也耗光了。Darmian最后比计划中晚醒了一个小时,以至于他只能在十分钟里换完衣服洗漱完毕冲出了公寓门,还顶着一头没打理过的杂毛,牛仔裤的口袋里只有青苹果味的水果硬糖,他盯着绿色包装的糖纸,有点哭笑不得。

 

 ‘借个火。’Ranocchia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也没有找到打火机或者是火柴,他只能提前回到摄影棚里寻求帮助,’你是模特么?还在吃糖?’

 

 ‘嗯…’ Darmian轻轻的应了一声,快速的找出一包火柴递给比自己高了半个头多的男人,‘希望他不是我要见的摄影师。’他轻轻念叨着。

  

  Ranocchia叼着烟,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干净的男人,勾了勾嘴角,一只手绕到沙发后头环住Darmian的肩膀,用两根手指夹住香烟,身子向对方坐着的位置前倾,主动把两人的距离拉近。’帮个忙,’他笑着眨了眨眼睛:’我不大擅长用火柴,能帮我划一下么?’

  

  ‘啊好好...的…’ Darmian回复的时候有些心跳加快,对方靠近的时候的他看到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和柔软的睫毛,他明显感觉到对方勾起的嘴角有些玩味和暧昧的意思,于是赶紧低下头划火柴掩盖此刻的尴尬局面。

  Ranocchia理了理额发,笑眯眯的看着这个有着小鹿一般眼神的男孩的耳根变的越来越红,他一只手夹着烟卷,另一只手取下了发带。

  

  ‘好了...’ Darmian说着燃着了火柴,抬起头看向Ranocchia并试图询问怎么把火柴递给他,而对方丝毫没有理会。Ranocchia一手拢着散发,低着头叼着烟,用烟卷去触碰火苗,两人的距离一下拉的更近。Darmian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和脸都在发烫,他闻到男人身上的香水味混杂着烟草味,他没来由的喜欢这个气味。思绪正到这里时,Ranocchia在吸了一口烟后有意无意的向Darmian的方向喷出烟圈,呛的他结结实实的咳嗽了三声。

  

  ‘抱歉,’Ranocchia转了个方向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晃了晃腿,有些好奇的开口:’你不抽烟?’

  ‘有些时候会,偶尔会抽很多烟,’Darmian笑着回答。

  ‘这不是个好的习惯,你该把烟戒了。’他说着拿过Darmian手中剩下的火柴,’所以...这些就给我吧。我一会有拍摄任务,枯燥乏味还没有新鲜感,’他说着又吸了一口烟,拇指推了推香烟的末端:’说起来我之前没见过你,你叫什么?’

  ‘Matteo Darmian,对了你知道Andrea Ranocchia在哪里么,还有五分钟就到了我和他约定的拍照时间了。’

  



最近的脑洞和计划🙈(别信

最近刚开学 周末或者晚上有时间的话就会写fever那篇 就差一些细节我没想好 进度有点慢但也算有进度🌚然后之后可能开一个新的长篇 在想写什么cp 可能是巴里双子星和拉面或者是树熊组 最近在油管上看到一个超好超虐的树熊组的视频很激动 所以还在纠结🙈

可能过两天发发脑洞的小片段啥的然后决定开不开坑🙈不想弃坑所以不会轻易开🙈我保证我开始写了就会认真写完

爱你们💋💋💋